首 页 > 投啊学堂 > 信托 > 经营性信托法律知识问题解析(七)

经营性信托法律知识问题解析(七)




前文论及,一般情形下委托人享有对受托人的单方解任权,且受托人不得享有抗辩权和异议之诉救济权。但是,也存在特殊的例外情形,诸如“集合资金信托”的营业模式。


此类信托业务中,单个的委托人不享有对信托公司的解任权,委托人拟行使该项权力必须通过“受益人大会”的集体表决机制作出有效的解任决议方可实现解任目的。而且,对解任决议进行表决的会议必须由占50%以上信托单位的受益人参加方可召开,解任决议须由出席受益人大会的全体受益人表决通过方为有效。因此,司法实务中对集合信托计划中的信托公司予以解任时必须审查解任决议的召集、表决机制是否合法;必须审查解任决议的实体效力是否有效。在此种情形下,信托公司对解任决议的合法性享有抗辩权与异议之诉救济权,因为存在对解任决议持否定意见的受益人之合法权益的保护问题。


此外必须正确认知到,如果存在委托人对信托公司解任权期限的约定,则该期限不同于合同法第五十四条所规定的当事人申请法院或仲裁机构行使合同变更或撤销权的期间;也不同于合同法第七十五条“债的保全”制度中债权人撤销权之起诉期间。这两项期间中的“一年”或“五年”不但与合同法解除制度中的解除期限无关,与委托人的解任权行使期限亦无关。


(三)受益人可以在一般情形下行使委托人享有的权利,但如果受益人行使解任权时与委托人意见不一致的,则可以申请人民法院作出裁定


司法实务中,判定委托人与受益人关于正确行使解任权的争议规则主要有两项:一是判定何者的主张符合信托文件关于解任权行使的约定条件;二是重点判定信托公司的行为是否构成对受益人权利的严重损害,因为信托设立的根本目的就是“为了受益人的利益”。当然,此项判定标准应当遵循客观标准,而不是以受益人的认知为标准。


特殊情形主要体现在集合信托计划营业中,由于集合信托计划中受益人必须是委托人,故在集合信托营业中受益人行使解任权时不会发生普通经营性信托营业中的那种委托人与受益人对解任意见的冲突情形,而是按照受益人大会的表决机制作出是否予以解任的决议。


(四)司法实务中应当准确运用案由确定规则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现行有效的《民事案件案由规定》确定的案由类型,对于“信托纠纷”的案由被确认在第二十六类案由中,但类型显然过于简略不能满足信托纠纷的司法实务需求,其中仅有民事信托纠纷、营业信托纠纷和公益信托纠纷三种子案由。这就要求司法实践中必须根据对实体法律关系及诉讼法律关系的正确判断来准确创设及适用案由类型。


(五)信托公司针对委托人的背信、重大过失或侵权指控享有提起“反向确认之诉”的救济权


信托公司虽然一般不享有对信托协议的主动解除权,亦不享有对解任行为提起异议之诉的救济权,但当委托人或受益人在指控信托公司构成背信、重大过失或侵权的情形下如果不赋予信托公司以司法救济权的话,则对信托公司的合法权利显然构成不当限制甚至是损害,此种损害后果必然延伸到对其受托利益或经营权的损害,故应对信托公司的实体权利给予司法保护。其中最为有效的一项救济途径即是信托公司有权提起反向确认之诉,请求司法确认信托公司不构成背信行为,不构成故意或重大过失等侵害信托财产权益的状态。


热门搜索:信托知识 信托理财 合买信托 信托新闻


投啊网:低调、冷静的优选金融服务!




【免责声明】投啊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 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http://www.touaweb.com)